一定发官方网站平台-F1澳洲站取消幕后:有车迷凌晨排队等待入场 拉锯式会议几经周折

一定发官方网站平台-F1澳洲站取消幕后:有车迷凌晨排队等待入场 拉锯式会议几经周折

F1澳洲站取消

撰文/Laurence Edmondson(ESPN赛车频道主编)

编译/李田友(腾讯体育特约撰稿人)

在经过数周的持续关注和12个小时的大混乱之后,澳大利亚大奖赛在当地时间本周五上午10点宣布取消。

在取消前六个小时,比赛显然已经不会按计划进行。然而,在混乱不堪的局面中,车迷们被允许在练习赛开始之前,在赛道入场处排队等待入场。

实际上,国际汽联应该在周四晚上10点就已经做出决定。当时有消息称,迈凯轮车队一名成员的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和F1围场内其他8名有疑似症状的成员一样,这名员工在前一天去看医生,然后进入自我隔离状态,等待结果。其他8名工作人员的测试结果均为阴性,然而迈凯轮的员工测试结果为阳性,车队随即宣布退出比赛。

这是迈凯轮车队做出的一个勇敢的决定,但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很快,迈凯轮车队又有14名与该员工有过接触的成员被隔离14天,这足以说明情况的严重性,而这对车队的运营带来了巨大影响。

F1和国际汽联已经意识到围场内有不少成员正在接受病毒检测,但当检测结果呈阳性时,他们似乎并没有应急计划。接下来是一个漫长的夜晚,车队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了会谈,最终在12小时后发表声明,确认比赛已经取消。

事后看来,很容易说F1各支车队不应该去澳大利亚——这是汉密尔顿在周四的官方新闻发布会上提出的一个观点。但不应忘记的是,自从一个月前第一批货运运往墨尔本以来,疫情发展迅速。但在围场有员工感染的消息传出后,相关人士的犹豫不决和缺乏沟通,使得F1的决策面临严重问题。

取消决定是如何做出的?

迈凯轮宣布退赛之后,剩下的九支车队,与F1,国际汽联和澳大利亚大奖赛组委会(AGPC)的老板们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会议一直持续到周五凌晨2:30,会议结束后,大多数车队都明确表示本周末不会参加比赛。

关键的决策者是法拉利和梅赛德斯,他们不仅运营着两支豪门车队,而且还为其他四支车队提供引擎。一旦他们决定从澳大利亚撤退,围场内最多只剩下三支车队,其中一支车队是雷诺车队,他们同样反对继续比赛。另外两支车队是红牛和红牛二队,他们仍然希望周五上午的自由练习赛能够顺利进行。

对这种情况缺乏沟通,导致了混乱和愤怒的局面。一些车队通知他们的工作人员,他们将收拾行装回家,而另一些车队则希望可以继续周五的自由练习赛。周五一早,车迷们就来到了赛道门口,期待着能进入赛道,这仍然被视为新赛季揭幕的第一天。

当车迷们聚集在门口开始高声欢呼时,赛会官员通知赛程已经延迟了。车迷们聚在一起希望获得更多的信息,而此时法拉利车手维特尔和阿尔法罗密欧车手莱科宁已经乘飞机离开了这个国家。F1的决策者们知道,由于大多数车队的决定,本周末不会再有F1的任何活动,但是直到上午9点,当地政府才介入给车迷提供一些急需的建议。

维多利亚州总理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从公共卫生角度出发,如果真的有比赛,本周末的大奖赛不会有观众。比赛(是否进行)是他们的事,他们很快就会宣布。”

大约在同一时间,F1终于确认本站比赛将被取消。此时距离车队会议结束已经过去了6个半小时,至于为何会拖延这么久,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但自由媒体集团CEO凯里极力强调,这是F1、国际汽联和澳大利亚大奖赛组委会在车队的建议下共同做出的决定。

当天晚些时候,F1官方网站发表了另一份声明中,赛车运动总监罗斯-布朗(Ross Brawn)多透露了一些信息:“我们与车队、医疗机构、国际汽联和这里的赛会推广人员进行了磋商。我整晚都没睡,因为我们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我们不得不召集各小组开会,一切都需要时间。”

布朗继续表示:“这不是一个专制的决定,如果只有我们,是不能做出决定的。我们有很多因素要考虑。我认为我们在这么多利益相关者的参与下,已经很好地达成了正确的结论。我们和国际汽联进行了沟通,国际汽联在欧洲时区,我们必须和国际汽联主席托德通话,而凯里那个时候还在飞机上。所以这时一段相当紧张的时期,考虑到我们在12小时内处理了所有的事情,这是很好的。”

当然,在大奖赛前做出如此重大的决定会涉及到合同和财务方面的许多问题,有人认为他们可能是决定延误的幕后原因。但F1澳洲站组委会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韦斯塔科特(Andrew Westacott)表示,具体由谁来买单仍需要几周的时间来确定。

韦斯塔科特表示:“取消这种性质的合同会产生很多后果,其中一些后果是合同和财务方面的。我们将在接下来几天和几周内与相关人士进行协商,并确保以合理的方式来处理合同。”

汉密尔顿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F1的决策上,一直都是“现金为王”。在这24小时中,国际汽联和F1的声誉都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因为他们明显忽视了车迷们的安全和健康。然而凯里为这个决定辩护:“如果真的现金为王,我们就不会做出今天的决定,现在的局势和之前已经完全不一样,我们不断对形势进行评估,并作出最适当的决定。我认为我们做到了这一点。”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凯里强调,F1目前的局面依然是“变化无常”,很难想象F1会在不久的将来重新揭幕。有传言说澳大利亚大奖赛将推迟到今年晚些时候举行,但由于推迟举行的中国大奖赛都已经很难找到举办窗口,因此澳大利亚大奖赛今年举行的可能性似乎非常小。

本赛季揭幕站比较现实的日期是6月7日,在阿塞拜疆,这个国家还没有受到冠状病毒的严重袭击。但由于不知道局势会如何发展,巴库举行揭幕站的决定远未到正式宣布的时候。摩纳哥大奖赛主办方周五发表声明,确认其比赛仍计划在5月底进行,但同时警告称,必须继续密切关注局势。

凯里说:“我不认为现在假设这些是有意义的,我们将在未来几天进行讨论,显然,我们必须先处理一些短期问题。我们在考虑各种选择,但我不认为现在我们可以开始制定长期的计划,我们必须处理那些迫在眉睫的问题。显然,每个人都希望回到一个正常运转的世界,但我们必须随着局势的发展来处理它。”

凯里继续表示:“事后看来,F1各支车队不应该去墨尔本,但现在最重要的是确保我们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冠状病毒不会在未来几周内消失,人们错误地认为F1可能带着免疫力去环游世界,这一观点显然已经被推翻。”